您的位置: 298微信导航 > 新闻资讯 > 平台资讯 > 正文
相关频道: 微信热文 | 平台资讯 |
上一篇:揭秘安徽的这家汉堡店生意为啥这么好   下一篇:华为光彩销量超越了OPPO,但是它为什么不开店?

酷派CEO刘江峰的焦炙有了报答

原文标题为《终于,江峰的焦虑有了第一个回报》,本文首发于无际通信(无际网5giii.com)。 2016年12月15日的晚上,终于江峰总在上海发布了“酷派改变者S1”(Cool Changer S1),这是他

原文标题为《终于,江峰的焦虑有了第一个回报》,本文首发于无际通信(无际网5giii.com)。

2016年12月15日的晚上,终于江峰总在上海发布了“酷派改变者S1”(Cool Changer S1),这是他加入酷派后的首款中端旗舰,同时也是他加入酷派后主导后的第一款产品。

虽然待人温和,但处女座的他,其实在自我要求上极为严格,这种自我严格的结果,是让我们这些前下属们,也开始自我严格起来。

8月16日,江峰总开始正式担任酷派集团CEO,当天酷派发布了一款千元机。而在这之前,江峰特意前往锤子办公室,就发布会PPT寻求罗永浩的建议。此时的我们,已经放下了曾经历的创业迷雾。

江峰和我首次沟通去做生鲜电商的创业,是在西班牙的世界通信大会上,当时他已经从华为辞职,但仍处于交接期。在他提出辞职的第二天,我发微信给他说,他太冲动了,他什么也没说,给我回复了一个笑脸。

两个星期之后,我们又长谈了三个小时,我决定加入。而后,我便追随于他,踏上了生鲜电商的狂奔之路。当时其他合伙人都没有到岗,江峰没有得力干将可用,只能让我这个“猴子称大王”,我俩一起确定了公司的名字、LOGO、商标,甚至公司的slogan。

那时候的我们,把每一天当成战争日,不要谁的监督和要求,自己找目标攻克,狂奔在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创业之路上。

在江峰总的心中,多点应该是一个更大的梦想,甚至于大到我们平时都不愿跟别人说这个梦想。所以,当公司的发展方向,已经不可能实现远大的梦想时,我们选择对多点送上祝福。

在当前的商业社会里,江峰总是不出恶语的君子,而君子总是容易被人算计。我们做过太多别的创业公司甚至不敢尝试的努力,但成就是大家的,而伤痕则成为江峰总默默个人承担的全部。

在8月16日的发布会上,江峰还特意提到,感谢多点董事会对他重回手机行业的理解和支持——这是此前过台词时所没有的,也让在发布会现场的我,百感交集。换做我自己,确实做不到如此胸怀,或许也正因如此,我只能望其项背而已了。

发自内心,是极为希望追随江峰总的。昨天还有华为的兄弟问,你是不是去酷派了。

今天的发布会,我没有去上海。主要的原因,还是本职工作太忙了。

机缘巧合,我和江峰总同一天在创业公司办理了离职手续。他办手续是形式上的,创业公司仍需要他;我则是真的办理离职。而后,我以合伙人身份加入了一家公司,该公司的A轮是腾讯投了数千万美元。但进入公司没多久,我就想离开,并最终在三个月快到的时候,婉拒了创始人的数次挽留。

但我并没有去酷派。当前的酷派,在MKT方面需要另一种风格的人,我跟江峰总说,我帮不上您,也不想拖累您。

10月我去深圳,跟江峰总说,我可能要加入一家公司,他没说什么。另一个领导在微信里跟我说,你要不还是加入酷派吧。那晚,在江峰总家,几个朋友,吃饭聊天;临走的时候,他鼓励我说,好好干。

出于对文化、理念,以及对创始人唐彬、余晨的认可,我加入了易宝集团。(易宝支付已经13年的历史,正走在二次创业的革新之路上,而我一直自诩为“生命不息、创业不止”的,或许能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。)

第一次看到Changer S1,是和江峰总,还有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,一起吃饭聊天。我看了看,现场没有做什么品评。Changer S1算不上多完美,但对得起中端旗舰的定位。

当我知道要发Changer S1时,还是挺欣喜的,尤其是说,这款手机是和哈曼卡顿合作的,音响系统上有卓越的性能。而后,因为一些因素,尤其是信任的关系,我开始深入参与到Changer S1的发布筹备环节,但因为本职工作的关系,更多还是贡献自己的一些资源给酷派的同事们。当第一时间看到Changer S1的TVC时,我对酷派集团的品牌&传播中心部长嵇松说,Changer S1能成。

12月初,江峰总,我,还有虎嗅网创始人李岷,约了喝早茶,我看到他憔悴了不少,侧面鬓角多了少许白发。言语间,我跟江峰总说,我觉得这次见面,您有了稍许焦虑,这是好事。

我对江峰总说:华为的人以为自己很复杂,其实出来到社会里一比较,还是很单纯,所以华为的人出来创业,首次就成功才是意外,如今酷派,算是第二次,应该会好很多。这样的观点,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他说了。

接近两年的时间,让我们更加身体力行地去学习,什么是平和。

平和,只是不再那么追求“剑出鞘,为侠客”的锐利了,却也并不意味着大家就认可和接受了平庸和平淡。江峰总不愿意再以情怀的形象示人,虽然他的微博还是那样人文气息;罗永浩也不再说,他不在乎输赢只是认真;重新起步,各自踏出了新的第一步,一个叫S1,一个是M1。

我和另外一个朋友说,我说最希望的,是已然平和的江峰总,在Changer S1发布之后,感受不到他的焦虑。这个朋友正在创业,他反驳我说,你不当CEO当然不会焦虑;我说,我知道自己不适合做CEO,但我一直是焦虑的,比如会焦虑江峰总的焦虑。江峰总的焦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而已,用这么点焦虑,换得酷派重新扬帆的Changer S1,我觉得还是值得的。

但焦虑这个词,已经成为我最近常常跟别人提起的了,也希望Changer S1的市场表现,也让我自己的焦虑感能够得以消散。

所以,拜托了,已经够帅的Changer S1。

注:作者赵云,现任易宝集团副总裁。本文为无际通信(无际网5giii.com)独家约稿。

微信咨讯

相关内容

与酷派CEO刘江峰的焦炙有了报答有关的标签
微信咨讯(1464)

推荐热点

热点公众号